中国音乐家网,www.zgyyj.cn
当代音乐中国与世界
金兆钧:关于中国流行乐坛的断想
发布日期:2018-12-9        信息来源:中国音乐家

关于中国流行乐坛的断想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金兆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2018年8月11日) 

(金兆钧:中国著名乐评人、中国音协《人民音乐》杂志总编辑、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、2018《唱响中国》音乐盛典专家团专家)

 

一、关于音乐创意产业:多是房地产业,只有产业,忽视音乐,绝少创意。

 当音乐变得越来越无所不在的时候,就越来越接近哪都不在。

当金融资本大规模介入音乐的时候,请记住它的目的绝不可能是音乐。音乐人若欢喜于自己终于可以玩钱的时候,千万记住那是钱在玩你!

互联网+后似乎又都开始大喊内容为王,但内容是什么?是高度的版权垄断性整合?是音乐?错,有"人就没有音乐人,就没有音乐,更别谈内容。

音乐不能没有商人的经营,商人却不一定需要音乐,没见谁去经营广场舞一一当然,也未必没有。

只要音乐人不能以版税收入为主,他们就真的只是个大国工匠一一音乐建筑界的泥瓦工。

一个以颜值、小鲜肉、邪门唱功为时尚的歌坛一定是个悲哀的歌坛。

 

二、关于真人秀:

音乐界最好的预言家是李海鹰:我的心充满惆怅,不为这弯弯的月亮。只为这今天的村庄,还唱着过去的歌谣。

当然,还有崔健:不是我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快。

当我们不断回忆起世界、亚洲和中国歌坛伟大的八十年代的时候,就知道如今是个什么年代。

我们从来不缺"中国好声音",不缺"歌手",不缺"跨界歌王",不缺"蒙面歌王",只缺"中国好歌曲"。

 

 三、关于乐坛风气:

没有思想的民谣常常就是民间的谣传。 

没有独立精神和人文情怀担当的摇滚就真的只剩了,滚! 

跨界是化学反应,不是物理反应,试想想氢和氧可能的关系。

我们小的时候是这样的:小学生去火车站擦玻璃,不念书;警察叔叔帮老百姓扛煤气罐,不抓贼;知识分子务工做农,不科研;车间主任不干活,搞运动。

回头看看,今日歌坛此遗风犹存:唱歌的,飙高音,进军真人秀或练书法、玩儿画画;作词的,当群主,努力做公知;作曲的,努力做歌手,致力当评委;乐手,上电视,牛B,上不了,苦B;乐评人命最好,不是CEO,就是代言人。真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,反认他乡是故乡。

 

四、关于乐坛的希望:

但,歌坛从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,……虽是所谓大数据粉丝经济,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。这就是华语乐坛的脊梁。全国各地普遍成立流行音乐协会和学会,唱工委设立唱片奖,互联网版权治理初见成效,流行音乐院校近千所,一批海外学子相继归国进入音乐产业。凡此等等,正对应一句老歌:重整河山待后生!

 

 

 

中国音乐家网

【国家信产部备案  京ICP备字:09007854号】